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白洁交通肇事 2
白洁交通肇事 2
 同样,白洁也很亢奋。她本是一个自尊自爱,又很娴静保守之人,可是在被高义弄过并成为他的情人之后,特
别是又经过后来一系列的男人的操弄,她现在已变成一个热情如火的荡妇了。每当男人的阴茎插进自己的阴道,平
时的顾忌与矜持就通通抛到了九霄云外,这时候的她,最需要的就是性爱。祁健趴在她的身上耸动着屁股,使大鸡
巴快速进出着,每次进去都顶到最深处,长着胸毛的胸肌紧压着白洁的嫩乳,不断地按压、摩擦使乳头顽强地挺立
着。白洁感到很爽,那种涨满、撞击所产生的快感是语言无法描绘的。她一边呻吟浪叫着,一边扭动着腰肢,两条
玉腿不时屈伸踢动着,两只手在祁健的背上、屁股上乱摸,显示出极享受的状态。`
  祁健见自己干的白洁这么激动,俏脸红得像晚霞,美目半眯着发出喜悦之光,自己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。一
个男人能操得女人快乐销魂是值得骄傲的、自豪的,更何况是心慕已久的白洁老师呢?祁健喘息着,在白洁的耳边
问道:「白老师,你感觉怎么样?是不是特爽、特舒坦?」白洁的红唇张合着,呻吟般地说:「求你不要在这时候
叫我老师……我…我感觉自己就要融化了,就要飞到天上去了。 祁健听了直笑,说道:」那叫你什么?叫老婆?
叫宝贝儿?」白洁哼哼唧唧地说:」你…你随便,快快动呀!「祁健直起腰来,双手抱着白洁的两个腿弯,把大鸡
巴都抽了出来,只留下个大龟头还卡在阴唇里,」好吧,我叫你老婆,你叫我老公吧,怎么样?」白洁挺了挺屁股,
想追随大龟头让其插入,」不好,我又不是你的老婆。「祁健的胯部一躲,只让龟头在逼口处研磨,」你不是我的
老婆,怎么让我操你的嫩逼呢?说呀。「白洁急的屁股直扭」不要闹了,快插进来呀!「媚眼发红,好像要哭了白
洁今年二十多岁了,祁健看着比自己小五六岁的美女少妇在自己的胯下婉转哀求,心中得到了极大满足。腰部慢慢
使劲,眼看着自己粗大的鸡巴被白洁的阴唇吞没,白洁也舒服地闭上了眼睛。
  祁健匀速地抽插着,白洁那对丰乳在祁健的动作下摇摇晃晃,犹如波涛起伏。她的洁白、圆润、细嫩、滑腻、
挺拔,教人百看不厌。还有那两粒樱桃和樱桃立足的浅红乳晕,都使这奶子更多了几分诱人与可爱。祁健看得眼馋,
便伸手去抓。那奶子真好,若不认真去抓都无法抓实,滑溜得像抹了油一样,那种触碰的手感之好,使人惊喜交加。
当你抓实了,又像摸到两团棉花一样,但又有温度、有硬度,弹性好极了。祁健像玩玩具似的贪婪地玩着,他时而
触碰,时而抓实,时而将她按扁,时而将它拉起,对两粒奶头更是不遗馀力地挑逗,使奶头涨得老大,不但用手,
而且还把大嘴凑上来吸允着大奶子,而底下的大鸡巴则噗哧噗哧操个不停。
  这双重的攻击使白洁欲死欲仙,她娇喘吁吁,彷佛随时都会飘到天上去。她哼叫道:」亲爱的……祁哥……你
要把……我……害死了……白洁要上天……天了……「
  祁健吐出一粒奶头说道:」叫好听的,叫声老公,我陪你上天。「说着,又把另一粒奶头吃到嘴里,伸手玩另
一只奶子。下面的插弄的虽说不那么快,但是绝对有力量、够激情。
  白洁呻吟道:」祁哥,好老公……别玩……别玩奶子了……我要痒得死掉了……「
  祁健哈哈一笑:」这才是我的好老婆,看我怎么操死你吧。「放开奶子,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,加快速度,
呼呼地干了起来。那两个刚被玩过的大奶子欢快地舞动着,幻化出更迷人的光影,使祁健大感过瘾。底下的大鸡巴
则更为凶猛,铿锵有力地干白洁的小嫩屄,白洁的爱液也不知流了多少 干到一定程度时,白洁更激动了。她四肢
缠住祁健,使劲挺着下身,脸上流露出强烈的需要和亢奋,那种美由高雅矜持变为艳丽放纵,但仍有她固有的气质,
因此,在祁健心中她还是与众不同的。
  祁健太快乐了,那根大鸡巴插在小嫩逼里享受着少妇的暖紧,他觉得全身无一处不爽,每根神经都在欢叫。白
洁也到了高潮,嘴里的呻吟声逐渐高亢。祁健两眼发光,威风凛凛地操干着,像是要把白洁操死似的。又干了几百
下,白洁就坚持不住了,大呼道:」老公,我要不、不行了我要……死……死了……快点:…快点啊……「
  祁健也知道她高潮了,便将速度提到最快,就像汽车换档一样,又抽插了十几下,祁健便感觉一股暖流浇到龟
头上,使他脊梁骨一个激灵,把大鸡巴死死地顶在白洁的逼心上,大量的精液全部射进了白洁迷人的小屄里。)
  之后,他趴在白洁的身上不动了,像一条乾涸的鱼。白洁紧紧抱住他,好像怕他会突然消失似的,这个时候,
她感觉时间都凝固了。两人很久都没有说话,听着彼此的呼吸声渐渐变小、变轻,然后都听到了对方的心跳声。
  这一番激情,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,两人起来一看表,快下午一点了。白洁温柔地说:」饿了吧,我给你做点
吃的去吧?」
  祁健又把白洁楼到了怀里,恋恋不舍地说:」白老师,只要搂着你,不吃不喝不睡觉,死了我都愿意。「白洁
听了这话也很感动,轻轻地吻了祁健一下:」不要说傻话了,祁哥,快穿上衣服,我给你做点吃的,你下午还要上
班呢。「??两人简单地吃了点东西,收拾完了,也快两点了。到了车上,磨磨蹭蹭,又打情骂俏。到了交警队,
白洁又恢复了以往矜持的摸样,领着祁健和王申见了面。」王申,这就是我表兄祁健,是这儿交警队的大队长。要
不是出了这个事儿,我们还不认识呢。「王申连忙上前握住祁健的大手,一个劲地说谢谢……祁健呵呵直笑,对王
申说:」妹夫呀,要谢你也要谢我表妹呢,她为你的事儿,忙活了一中午,饭都没有吃好。「一番话说的白洁俏脸
通红,在背后直捅祁健的后腰。 Z王申也是嘿嘿一笑:」晚上我做东,去豪华大酒楼吃饭,以表达我对表兄的感激
之情。「
  朝中有人好办事,在祁健的帮助下,很多事情变得十分简单。不到4 下午点,所有的手续就都办完了。白洁和
王申先回家,订好了下午6 点在豪华大酒店碰面。回到家里,王申免不了发一通感慨,什么三轮车乱停乱放呀,小
孩子骑车不懂规矩呀,最后又说道祁健:」看人家祁大哥,办事就是利索,这就是权力的作用。「白洁的心情不错,
也没有和他争辩,只是劝他以后注意一点,伤到人就不好了。白洁洗了个澡,下身换了一件短裙,长长的秀发在脑
后挽了一个发髻。让人看着清新、靓丽。差二十分钟六点,白洁两口子就来到了豪华,他们订了一个五人间,坐在
里面等祁健。不一会儿,祁健就到了,高大的祁健穿着一身休闲便装,谈笑中显得很随便。祁健主座,白洁在左,
王申在右。三人点了五个菜,要了一瓶泸州十年,白洁则要了一瓶红酒。三人唠着闲话,推杯换盏。本来王申不能
喝酒,但是今天大难不死,心里高兴,非要陪着祁健喝几杯。可是两杯酒下肚,话就多了,舌头也大了。」祁大哥,
我我敬您一杯,今天要不是您帮忙,晚上就要在拘留所过夜了。「」不要客气,我的好妹夫,有我妹妹在,我能让
你吃亏吗?再说了,你在拘留所过夜,我妹妹怎么办呀?」祁健看到王申有点儿高了,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,说话
间和白洁眉来眼去。」以后你要常来我家,我让你妹子多炒几个好菜,好好的伺候伺候你。「第三杯酒喝了,王申
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。祁健一看有机可乘,大手就伸到了白洁的大腿上,轻轻地抚摸着。」那是自然,我会经常去
的,我到底要看看,我妹子的技术有多高呀,呵呵。「说着还用手在白洁的裆部按了按。为酒劲还是被祁健摸的,
表面上装作不知,桌下用手轻轻一拍祁健的手,」技术虽不是很好,但一样会让你吃饱的。「说着还用那迷人的媚
眼飞了祁健一下。祁健简直受不了了,他站了起来,把自己和王申的酒杯倒满:」来,王申,今天咱们初次见面,
干一杯加深一下感情。妹子,你也表示表示,陪陪哥哥,来,干!「白洁先站了起来:」谢谢祁哥!「王申也歪歪
斜斜地站了起来,眼镜后瞪着一双已经无神的眼睛,和祁健碰一下杯,说道:」祁大哥,我不胜酒力,快不行了,
让白洁陪着你吧,不过,这杯酒还是要喝的。「说着一扬脖,杯中酒全干了。刚一坐下,王申就趴在了桌子上,说
什么也抬不起头来了。白洁看了王申一眼,责怪道:」又不能喝,还逞能,祁哥又不是外人。祁健心中暗自得意,
道:「看来妹夫真的不能喝了,妹子,妹夫说让你陪我,我们俩再弄一下吧。」话语中带出了挑逗的味道。7
  灯光下白洁的脸更红了,酒后的美少妇真是风情万种。她娇嗔地白了祁健一眼:「还是回家吧,我可陪不了你!
你还吃点儿主食吗?」祁健虽然是欲火中烧,胯下的老二硬的难受,但是现在也没办法。一会儿再相机行事吧。于
是,他站了起来,故意把鼓囔囔的下部向白洁一挺:「我也不吃了,你看都涨得难受了,还是回家吧。」白洁冲着
他那儿只看了一眼,就把头扭过了一边,低声说:「那我们走吧。」和祁健一起把王申搀扶起来。在这过程中,祁
健的大手没少在白洁的身体上擦油,惹来几缕羞恼的白眼。白洁买过单,祁健扶着王申来到门外,招手叫了一辆出
租。白洁故意地说道:「祁哥,你也忙了一天了,回家吧,不要送我们了。
  有租车司机在一旁,祁健很正经:」还是让我送送你们吧,妹夫喝成这样,你们小女人搬不动他。「此时王申
已经口吐白沫,站立不稳了。白洁一看也是,就没有说什么。来到白洁家的楼下,白洁在前面先去开门,祁健半搀
半抱着王申上了三楼。进了门,把王申扶到床上,白洁给他脱了外衣、鞋袜,又拿了一条湿毛巾弯着腰给王申擦了
擦嘴。」王申,喝水吗?」白洁还是很心疼人的。迷糊中的王申喃喃道:」我不…喝,白洁,你要把祁大哥…陪好
……「话没说完,头就一歪,睡过去了。身后的祁健用硬鼓的下身紧顶着白洁肥厚的屁股,手摸着白洁的纤腰。」
放心吧,妹夫,白洁妹子会把我陪好的。「后面的一句说的声音很小,只是为了让白洁听道。安顿好王申,白洁推
着祁健来到客厅。」祁哥,你先坐,我给你倒水去。祁健坐到了沙发上,顺手也把白洁拉到了怀里,一手搂着她的
细腰,一手捧过她的粉脸,在那红嘟嘟的小嘴上亲了一下:「不要倒水了,这里不是有吗?」说完就亟不可待地把
舌头伸进了白洁的嘴里,尽情地舔吸着白洁的香舌。还真是的,白洁的小舌头够湿润,源源不断的口水香甜味美。
早在吃饭的时候,白洁就被祁健挑逗的春情勃发了,薄薄的小内裤早就让祁健扣摸的湿淋淋的。现在自己的大屁股
就坐在祁健坚硬的大腿上,乳房被他的大手揉搓着,嫩舌被他吸允着,加上少量红酒的刺激,白洁几乎就骚浪的失
控了。_ 现在的白洁已不是一年前的白洁了。就在自己的家里,也是有老公在场的情况下,赵校长干过自己,东子
也干过自己。虽说是老公喝多了,不省人事,就和现在一样。因此,白洁今天表现的很从容,一点儿也没有怕老公
看到的那种恐慌感。倒是祁健,在人家家里,当着老公的面,搂抱着人家的老婆调情,从心理上多少有些障碍。白
洁也看出了祁健的心理,一边脱着自己的上衣,一边说:「没事儿,他喝多了,今天晚上不会醒过来的。」祁健见
白洁这样热情,心想自己一个老爷们怕什么,总不能辜负了美人的心意呀!于是,祁健帮着白洁脱掉上衣,解开乳
罩。鲜桃一样的乳房刚一露面,就被祁健含到了嘴里。两只乳房轮流吸允,只恨少生了一张嘴。在祁健连吸带舔的
拨弄下,两个小乳头很快就挺立了起来,就像小草莓一样。白洁的皮肤非常细嫩光滑,摸在手里就像缎子一样,爱
不释手。吃了一会儿奶子,祁健让白洁离开自己的,脱掉自己的上衣,露出了长满胸毛的身体。白洁则蹲下帮着祁
健脱裤子,连同内裤一起退下。粗长的大阴茎立即弹跳出来,晃晃悠悠,张牙舞爪,就像一个小生命。白洁看在眼
里,爱在心头。不由得跪在祁健的胯间,用小手轻轻握住硕大的阴茎,上下撸动。没几下,马眼里就渗出了一大颗
晶莹的液珠。白洁伸出舌头,用舌尖很虔诚地舔掉液珠,弩起红唇,吸住了大龟头。看着这个骚情少妇,光着上身,
挺着两只白生生的奶子,跪在自己的胯下玩弄自己的大鸡巴,祁健的心里很是满足。特别白洁红嘟嘟的双唇裹住自
己的龟头吸吮时,简直就爽到了天。祁健的屁股向下滑了一点,伸开毛茸茸的双腿,把白洁肉乎乎、滑溜溜的上身
夹住。白洁正吃得过瘾,被祁健的大腿一夹,不知道怎么回事,抬起了一双迷茫且又春意荡漾的大眼。祁健抓住白
洁的双手,轻轻向怀里一带,白洁温顺地伏在了祁健的胯间。嫩脸贴在了祁健的小肚子上,丰满的双乳则夹住了他
直立的阴茎。祁健挺动了一下大鸡巴,白洁立即会意,双手握住自己的双乳,先用小乳头拨弄大龟头,然后就用两
只乳房夹住了大阴茎,上下套弄。每当大龟头从乳沟中探出时,白洁就伸出舌尖舔一下。两人很默契,都能从对方
的眼睛中看出陶醉。旖旎的风光持续了半个多小时,用的都是肢体语言,没有说一句话。得到暗示,白洁站了起来,
背对着祁健,把裙子卷到了腰间,脱下了早已湿透了的小内裤。弯腰时,闪着水光的鲍鱼不时从两瓣丰满的屁股中
间露出,馋的祁健如同老猫遇到了咸鱼。伸手就把这对肥屁股揽到了自己的嘴边,伸出长舌,在屁股沟中舔祗,寻
找着自己心中的美味。
  白洁很体贴,知道祁健的舌头要找什么。重新慢慢地弯下了腰,双手拄地,把一个肥美无毛的嫩鲍鱼贡献到了
祁健的嘴边。祁健好不开心,又吃又添,嘘嘘有声,连屁眼也不放过,还不时地在白洁的屁股蛋子上轻咬一口。白
洁撅着个大屁股,本来姿势就很累,又被祁健舔得浑身发软,直喘粗气,强坚持着没有呻吟出来。从双腿间轻声地
向祁健哀求道:「祁哥…不要再舔了,我里面痒死了…快给我插进来吧。」祁健抬起头,脸上都是水泽:「好吧,
妹子,来,骑上来。」祁健半躺,屁股坐在沙发沿上,硬邦邦的大鸡巴和肚皮形成了一个锐角。白洁撅着屁股向后
退,想坐在阴茎上。祁健却把她的身体转了过来,使之与自己面对面,让白洁双手搂着自己的脖子,自己扶着白洁
的纤腰。白洁的两条腿分跨祁健左右放在了沙发上,然后屁股慢慢移动。手扶阴茎,当大龟头对准了自己的阴道口
时,轻轻地向下一坐,「噗」的一声,硕大的阴茎全部插了进来。
  哦……「白洁舒服的长出了一口气,把一个娇小的身子完全贴在了祁健宽厚多毛的胸脯上。祁健一手搂着白洁
的细腰,一手托着她的屁股,两条腿一张一合。两腿合拢时,腿骨把白洁的屁股顶起,使自己的阴茎从白洁的阴道
中抽出;两腿张开,白洁的屁股自然回落,阴茎又全部没入其中。而且,白洁柔软的乳房在自己的前胸轻轻摩擦,
真是回味无穷,妙不可言。祁健低下头,用脸蹭着白洁的秀发,鼻中闻着白洁肉体的幽香,在白洁耳边轻轻说道:」
妹子,舒服吗?」白洁全身心地感受着这美妙的时刻,也轻轻地答道:」舒服。「」妹子,哥哥的大鸡巴插在你的
嫩屄里,感觉又热又紧,你的小逼里面就好像有一张嘴一样,嘬得我的鸡巴只想射。妹子,你的小逼怎么这么紧呀?」
哥哥呀,是你的鸡巴太大了呀,所以才感觉紧的。」「妹子,喜欢哥哥的大鸡巴吗?」「喜欢!」喜欢让哥哥的大
鸡巴操你的小逼吗?嗯,我喜欢!喜欢让哥哥用大鸡巴操我!「白洁身为教师,平时文明惯了,每当做爱时一说粗
话,阴道内的肌肉都会下意识的收缩,这对于插在里面的阴茎来说,那种感觉是绝对美妙。祁健并不着急,搂着白
洁肉呼呼的身子,不紧不慢地抽插着。又说道:」以后想哥哥的大鸡巴了,就给我打电话,好吗?」」嗯,以后只
要哥哥想操妹妹了,妹子的身体随时都为你准备着。「白洁也动情地说道。妹子,我太爱你了。来,让哥哥嘬嘬你
的香舌头。」两人下面动着,两条舌头又搅在了一起。突然祁健想起了一件事情,性交姿势不变就站了起来,腰上
挂着白洁的身子,向卧室走去。他想看看王申是不是还睡着,若是王申突然醒来,看到自己搂着白洁操屄,那可不
太好。来到卧室的门口,隔着门玻璃向里一看,只见王申大字仰卧,鼾声正响。祁健放心了,「啪」在白洁脸上亲
了一口,鸡巴向上一顶,说了句「大功告成。」就挂着白洁伏在了沙发上,把白洁的双腿扛在了肩上,双手搂住白
洁的大腿,大力抽插起来。高速的抽插快感来的特别强烈,白洁把一缕头发咬在嘴里,即使这样仍从鼻孔中发出了
诱人的哼声。眼中盯着少妇高潮时的媚态,耳中听着少妇「嗯……嗯…」的呻吟,再加上下面抽插时发出的「咕唧
…咕唧…」声,祁健的阴茎暴涨,快感一浪接一浪地传遍全身。祁健越插越快,身下的白洁再也坚持不住了,带着
哭腔说道:「哥…哥,我…快死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饶了我吧…哦………」随着白洁的一声长吟,祁健感觉
到一股热流冲在了自己的龟头上,知道白洁达到最高潮了。受其影响,祁健最后冲刺了几下,把大鸡巴深深地插在
白洁的阴道内,畅快淋漓的射了。和中午一样,两人都没有动。细细地感受着对方性器在余韵中的脉动。
  最后,白洁的阴道一次大力的收缩,「啵」的一声,连同大量的精液淫水,把祁健软绵绵的阴茎挤了出来。两
人穿好衣服,一看表,已经十点多了。祁健拥抱着白洁,说道:「妹子,我回去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,刚才累坏你
了。」白洁温柔地点了点头,「嗯,你也累了,快点回去吧,我爱你!」说着又在祁健的唇上吻了一下。白洁把祁
健送到门口,没有下楼,两人恋恋不舍招手告别白洁简单地的洗漱了一下,就上床了躺下了。看着身边酣睡的老公,
白洁心中产生了少许的内疚。不过也习以为常了,白洁翻了个身,背对着王申,在性爱高潮的余韵中睡着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