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黑丝颖姐
黑丝颖姐
 全新P2P大型色情电影门户站_好了AV_全面开放 图片 偷拍自拍 亚洲色图 欧美色图 清纯唯美 美腿玉足 激情明星 色情动漫 激情乱伦 另类激情 电影 国产色情日

 

韩色情欧美色情动漫色情三级色情乱伦色情BT动漫成人视频 小说 都市激情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换妻小说 长篇连载 武侠古典 黄色笑话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【同事颖姐的黑丝】【完】 颖姐今年年纪四十有五。2年前,因原部门事情太杂且时常加班,无法照顾上高中的女儿学习,故此调入我们物流部做做账,每天也能准时上下班。颖姐虽然已入中年,但身材高挑娇瘦,曲线动人,为人谦和,相貌也较实际岁数显得年轻,工作积极,很快被我升任为组长。在大家眼中,能力决定职位,一切倒也平常。

  颖姐为了表示感谢,择日

 

请客组里职员和我这个上司一起吃饭。那天,颖姐的打扮自然美的不必说,黑色蕾丝衬衣搭银灰色格子短裙,黑色连裤丝袜配黑高跟,阅人无数的我那天居然也忍不住往那黑丝偷偷瞟了几眼,咽了咽口水。那一刻,我突然有了种想征服这个女人的想法。

  饭后大家各自散去,颖姐要赶紧回家给高三的女儿做点点心,反正我也没事,做个顺水人情,就叫颖姐搭我的车走,颖姐很乐意的上了我的车。一路上,车内颖姐头发散发阵阵香味让我感到有点心动,侧眼又看到了那黑丝里透着丰满白肉的美腿,摸她黑丝的冲动居然渐渐燃起。

  “我到家了,谢谢。”颖姐的一句话突然把我从满脑淫念当中拉回来。

  “好的。”我车子停在了路边。

  颖姐内心非常感谢我这个上司对他的器重和照顾,便问“如果没事的话,上去坐坐?”

  “不影响你女儿复习吗?”我答道。

  “我男人去出差了,女儿在房间复习功课,我去给女儿准备点点心,你顺便尝尝我的手艺?”颖姐很殷勤的邀请。

  “好。”我下了车,跟她一起上了楼。

  楼梯上,望着两条黑色丝腿交替摆动,裙子包裹着丰满圆润的肥臀,我的阴茎忍不住就挺了起来。

  颖姐的家是很普通的两房一厅,进了门颖姐直接去厨房忙活了,有这样的女人在家操持,生活应该也是很幸福的。我就在客厅闲逛,到处看看,装修平淡无奇。阳台上突然出现了我的猎物,晾晒着的一条黑色蕾丝内裤和一条肉色的连裤丝袜。我幻想着颖姐穿着这迷人浪荡的样子,痴痴的出了神。

  “黑芝麻糊做好了,还有刚烘焙好的蛋挞,快来吃了。”颖姐来到客厅唤到。我转过身的时候,她也发现了我在阳台欣赏她贴身的肉丝和内裤,顿时一脸绯红,低头拿着一份点心端进女儿的房间。

  我不以为然的吃完点心,此时颖姐也出来了,看得出她有点不自在,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  “味道真的不错,好手艺。”我替颖姐圆了场。

  颖姐端着吃完的碗筷进了厨房,我随后跟着她也进了厨房。“你可真是个贤妻良母,你老公娶了你真是前世修来的福。”

  女人都喜欢听好话,即便是假话,颖姐听了很乐意,转身道“谢谢!”

  我们两此刻靠的很近,近到她的胸脯几乎贴着我的胸脯,我已经能够感受到颖姐胸罩最前端那柔软的织物。我眼神充满淫光望着她,颖姐顿时有点眩晕,手扶了一下橱柜台面。

  “你真美。”我开始发动心理攻势,双手扶住了她的细腰。

  “骗人,都黄脸婆了,轻点声,女儿在做作业。”颖姐轻嗔道,把我的双手从腰间拨开,侧身出去了。再次望着她丝腿香臀的背影,我又开始了遐想,遐想如何羞辱这个女人,征服这个女人!

  等我缓过神再来到客厅,颖姐已经脱去了黑色丝袜换上了居家服,这令我极为失望。

  颖姐率先开口“你早点回吧,谢谢你!我也要安顿女儿休息了。”

  我忽然觉着今天自己确实有点唐突,对自己的女下属居然如此菲薄,心里不知道是对是错。“好吧,我可以用下你家的卫生间么?”我心里打算方便一下就离开。

  “请便。”颖姐应了下,去女儿房间安顿女儿休息了。

  颖姐家的卫生间真是干净,女人果然会操持家务。四周一转眼,发现卫生间收纳篮里面有颖姐刚换下来的衣物,拿起蕾丝衬衣闻了闻,真香!再往收纳篮下面一看,居然那条黑丝也在!我的淫虫顿时又被勾起,立马拿起黑丝闻了闻,酸酸的味道很透,不是很臭。阴茎顿时得到军令似的挺了起来,闹得我一下无法方便。我稍稍平复了一下心境,终于来了尿意,等方便完,我拿起丝袜照着二弟就开始撸了起来。丝袜的滑爽加上那股酸爽的味道让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,阴茎顿时挺起,裹着黑丝左突右刺,半刻的功夫,马眼一阵酥麻,白浆喷涌而出,对着马桶连发了一阵,拿着黑丝把阴茎的嘴擦净,扔回了收纳篮。

  发泄的性欲未平复,于是想洗一把脸,刚转身,忽然发现卫生间玻璃门外有个黑影闪过。是颖姐?我内心不知是紧张还是忐忑,刚才的事情她都看见了?转念一想,既便是颖姐发现了,她没吱声,我又何必想那么多?

  洗好脸走出了洗手间,颖姐在客厅沙发看电视,但明显脸色红润,慌里慌张,心不在焉。我猜出刚才定是全程看到了,便来到沙发边,靠着颖姐坐下,彼此默不作声。

  终于,颖姐先发话了,“你请回吧?”

  想赶我走?你舍得吗?难道我走后你想自己解决?我快速想着如何向颖姐展开我的攻势。“颖姐,别赶我走,我想静一静。”我先敷衍一句。

  颖姐看了我一眼,不敢和我对视,又转过头去。

  “颖姐,你真的好美,今天的你好性感,请允许我这样真诚的赞美你。”我深情地说。

  “谢谢,可是,我已经是有夫之妇了,请你尊重我。”颖姐严肃的回答。

  我打开天窗,好话说尽,颖姐还是不依,唯有动手了。我伸手勾住颖姐的头,扑着吻了上去。颖姐想反抗,可是,女儿还在房间里,她不敢出声。我另一只手按住颖姐的胸脯,摸索着解扣子。颖姐真的急了,轻声骂道“你个禽兽!”

  越是反抗自然越是燃起男人征服女人的欲望,“禽兽也要性爱,我真的控制不住,原谅我!”此时的我犹如点火的火箭,全身发烫,喘着粗气。

  颖姐害怕了,是自己把一个男人请进了门,自己的女儿还在房间休息,自己的身体被一个强壮的男人压迫控制着。但是,颖姐打心底又很自豪,自豪自己能得到两个男人的满足,能被自己的上司所赏识。

  “进房间再说吧。”颖姐分析了处境,知道事不由己,低声说到。

  “好。”我心里别提多乐了,只要你从了,那今夜就让你爽到天堂。我托起颖姐娇体,端进了主卧。

  颖姐羞愧的低着头,怯怯的说:“就这一次,请你快点。”然后,自觉的脱下了衣裤。

  颖姐全身赤裸,齐耳的短发,修长的脸,乳房不大略下垂,看得出弹性很好,乳晕较大且略深,柳腰腹部平整,阴毛较多,阴唇外翻。颖姐芊瘦的美体似乎自阴道插一根香蕉进去,都能看到腹部会隆起一块。屁股圆润,腿是最为正点的,穿上丝袜简直是尤物。

  “果然是美人!”我依旧夸赞颖姐的身体,以便让她放松,尽情享受今夜的性福。这招果然有效,颖姐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。我也快速脱光衣裤,上前搂着颖姐全身亲吻,抚摸,二弟高耸着在颖姐阴毛处蹭动。

  颖姐无法抗拒,享受着一个男人温柔的抚摸,乳头渐渐凸起,下体渐渐湿了。但我今天要玩的爽,前戏还不能那么快,我跟颖姐说,“你去把卫生间的黑丝和内衣穿上吧,我要好好欣赏你。”

  颖姐还在享受着,哪里肯动?我用拇指和食指对着颖姐的乳头就是一拧,颖姐睁眼一跳,“疼!你个畜生!”

  这逼还来脾气了?既然从了,就由不得你了!我也脖子一仰,朝她瞪了一眼。转念心想,要你心服,还要软硬兼施。忽然有转笑道,“颖姐,开个玩笑,疼了吧?我给你揉揉,一会弟弟好好报答你。”

  颖姐一摆手,“谁要你揉,你等着。”颖姐披起一件睡袍,去卫生间换丝袜和内衣了。我当然也不闲着,拿出手机,在梳妆台上找了个位置,摆好,调到摄像,一场精彩的演出即将开始了。

  不久,颖姐就回了房间,在她脱去睡袍的那一刻,我倒吸了口凉气。较小的乳房被洁白的文胸聚拢圆润如网球。修长的美腿被黑丝包裹,黑里透白,也包裹着在档处的白色内裤。颖姐望着看的出神的我,有点羞怯,两腿交叉站着。

 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,直呼“美!真美!”我扑上去就死命的揉搓那两个肉球,扒开胸罩,埋头进去就用嘴巴找乳头拉扯。颖姐吃疼,也没想到我突然发狂,双手开始极力反抗。我此时还不想动粗,转而开始表现的温柔,对美人全身亲吻,而后用龟头划美人的全身,从脚底、丝腿、划到阴唇和乳头时还不忘顶几下。颖姐被我挑逗的完全失控,内裤,甚至黑丝的裆部都湿了。

  我让颖姐脱下一条腿的黑丝,褪掉内裤,我则顺手拉扯掉胸罩。颖姐的阴道已经泛滥,但是我还不着急,我拿起半条挂着的黑丝,擦了擦美人的阴道,黑丝更加的湿滑。

  我突发奇想,手指顶着那半条黑丝,一点一点全部塞进了颖姐阴道。颖姐腹部略拱,阴道塞进了柔顺爽滑的丝袜,双腿不断摩擦,双眼紧闭。我捏了几下两片肥厚发黑的阴唇,“欧~”颖姐一声浪叫,那充实松软酥麻的感觉,感觉简直像遇仙的飘渺。

  我一点一点的把半条黑丝从阴道抽出。颖姐实在是奔溃了,双脚不停抖动,“好舒服,没想到你这畜生那么会玩。”

  我冷冷地道,“畜生?今夜我叫你知道畜生玩你的滋味。嘿嘿。”

  半条阴道里塞过的黑丝基本全湿了,阴道内淫水也已经被丝袜吸干,前戏还要继续,我让颖姐再穿上那被淫水沾湿的黑丝,手一摸,那凉爽,那柔滑,那酸爽!!!这就是玩黑丝的乐趣!

  我的弟弟已经涨的不行了,我问颖姐“我这二弟如何?”

  颖姐侧脸一臊,“你真坏,那么粗!跟就是短了点!”

  颖姐此话不假,本人二弟勃直径起足有奥利奥饼干般大,唯独长度不长,和中指长度一般,不像有些人描述的20公分长屌,简直捅穿子宫的节奏。但男人总不服气女人指出的缺点,我心想,一会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!

  我野兽般的扑上去,捏起了颖姐的两团奶,揉面团似的摁、捏、挤,颖姐肉体吃疼,大呼“不要……轻点……偶……捏爆了……”可心中却期待着男人践踏自己从没有到达过的底线。

  我腾出一只手,从颖姐背部往下体划去,抽打了两下丰满肥厚的臀部,隔着颖姐的黑丝,食指在颖姐的屁眼开始画圈。颖姐屁眼紧绷,我知道了,那是从来没有被开发的地方,颖姐精神上还在支撑防御着那块领土。

  绕过颖姐屁眼,我用虎口摩擦颖姐的阴唇,两片阴唇左右翻动,淫液横流,黑丝裆部尽湿。颖姐奇痒无比,双腿发力,使劲并拢,我用鸡巴摩擦颖姐大腿内侧,嘴巴和她对上使劲湿吻,转移颖姐的注意力。

  颖姐此时再也忍耐不住了,抬头仰起,轻呼一声“欧~快插我,我要你插我!”

  我淫笑道,“骚货,插你是必须的,可是,你有3个洞,先插那一个呢?”

  颖姐似哭非哭的说,“下面,逼……痒……插我的逼……插进去……”

  “别急,我还没准备好插你的逼了,要不,你求我?”我继续挑逗颖姐的底线,我要让这个女人在我面前彻底失去自尊,让我为所欲为。

  颖姐轻吟道,“我求求你,请插我的逼,现在就清把我的逼插烂。”

  这骚货在彻底屈服在我面前,是时候了!我两手将她裆部黑丝一拉,硬扯开了一个洞,架起颖姐的美腿,用勃起的二弟顶住骚逼的洞口,刮蹭肥妹的阴蒂。此时我的嘴巴也不闲着,伸出舌头舔刷颖姐的黑丝,爽滑的口感,令我血脉喷张。

  颖姐见我粗屌已经蓄势待发,神情紧张,但迟迟不见“开炮”,而丝腿上一片又一片地方被我口水所占据,实在着急,屁股扭动迎合阴道口一张一合的吸吮着我的龟头。

  时机已到,我用两手拇指将颖姐的两片阴唇左右一分,汇聚腰部全部力量向前一挺,只听“噗”一声,巨根整根没入黑丛之中……我眼睛一闭,插入的瞬间龟头的那紧迫和包容的感觉汇聚阴道湿滑温存的感受,使我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“噢~”。在此同时,颖姐被这突然一下的插入毫无防备,疼的差点昏死过去,发出一声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的惨叫,颖姐哭泣着:“呜呜呜……要了我的命喽……”

  我两手抓住黑丝,使了劲的抽插,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台发动机,疯狂的运转着下体的那个活塞,加速,再加速!往颖姐的下体一看,太惨了,每次抽出阴茎的那一刻,颖姐的内阴也翻出来些许,阴道口随着剧烈的摩擦已经发红。

  再看颖姐,胸部挺起,两颗饱满的乳房前后翻动,额头大汗淋漓,牙关紧咬,两手死死的抓着床单,喉咙里“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美妙地享受着。

  颖姐的下体不仅得到了填充,而且是满塞的,这种刺激是除老公以外第一次得到,我巨大的冲击力每次也能使龟头顶到子宫,但是只是冲撞阴道深处的子宫,而不是推撞。这种感觉更另颖姐舒爽,仅仅过了不久,颖姐就开始高潮了,颤抖,不停地颤抖!温热的淫水润滑着整条阴道。我抽出阴茎,淫水夺逼而出,尽数流淌至黑丝上,床单上。

  颖姐闭着眼睛,还在享受着方才的美妙,幻想着抵达了天堂。

  刚才的暴风骤雨也耗费了我不少体力,马上再干一次我怕未免缴械,看着颖姐裆部湿透的黑丝,实在太过淫靡,散发着颖姐真实的体味。我伸出中指滑进颖姐的阴道,上下扣了两下,淫液沾满了中指。颖姐又进入了状态,大腿交替摩擦着。

  乘其不意攻其不备是我的手段,我要这个女人彻底屈服于我,打定主义,我把沾满淫液的黑丝擦了擦颖姐的屁眼,使屁眼更湿润,然后将我的中指顶住颖姐的屁眼,跟个钻头一般旋转着就插了进去,直接全部没入。颖姐从来没有被开过的肛,就这么被我侵占了~~她两手两手一撑居然上半身弹起来了,肛门剧烈收缩以至于压迫我的中指进退两难。颖姐是大吼着叫道,“疼死我了!变态,你快放手,快点拔出来!”

  颖姐确实生气了,我向颖姐微微一笑,“美人,别生气嘛,你放松一下,不然我拔不出来……”

  颖姐深呼一口气,慢慢放松自己。我将中指尽力弯曲,这样能阔颖姐的肛,然后慢慢将中指退出来。颖姐的屁眼不再紧致,露出黑色的小洞深不见底,我露出了一丝淫笑,一会再开发你!

  我的中指不再有颖姐的淫液,而是沾满了颖姐深黄色的粪。毕竟颖姐不是AV女,她看了也实在羞愧难当,我拿起她的白色奶罩,用罩杯内侧柔软的衬垫将中指上的粪擦干净。

  颖姐急了,“你这变态,毁了我双丝袜还要弄脏我的内衣?”

  我奸笑着答,“你只要缺这两样跟我说,缺了我给你买,需要的话还可以给你穿,哈哈哈。”

  颖姐听了实在无言以对,急迫地问,“该做的做了, 不该做的也让你做了,可以结束了吗?我要休息了!”

  她冷冷地话又燃起了我的兽欲,我冷冷地说“你要休息?可以啊,你试试。”

  颖姐听了话里有话,疑惑地问道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我手指了指梳妆台上的手机,说:“那边在直播呢,要不要将来给你老公和女儿录像放一放,就看你今晚的表现了。”

  颖姐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我,两眼充满怒火,可审时度势,一切都身不由己,女人与生俱来在男人面前就是弱势的。颖姐想明白了以后淡然地问道,“今晚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视频必须删除,再也没有下次。”

  “爽快,只要今晚听话,我可以把视频删掉,就怕下次你舍不得我,嘿嘿!”

  颖姐已经彻底任我摆布了,今晚,颖姐就是我的奴隶,我的一条狗,我要彻底摧残她,践踏她。

  我心思一转,跟颖姐说,“颖姐,先来个观音坐莲吧。”我往床上一趟,颖姐走到我身边,双腿分开蹲了下来,伸手扶着我粗壮的鸡巴对准了阴道。

  大鸡巴另颖姐依旧胆怯,迟迟不敢坐下来,只是扶着我的鸡巴摩擦阴蒂。

  我大呵一声,“快点坐下来!骚货。逼都烂了,还装嫩?”

  颖姐一惊,双腿没蹲稳,直接屁股压到了我的小腹,“噗~”的一声,鸡巴整根没入阴道。我顺势使力小腹还挺了一下,龟头直直地顶到了子宫。

  颖姐忍不住“啊……”惨叫一声,双眼紧锁,两行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奴隶是不该被同情的,于是我提醒了颖姐,“磨蹭什么,快一点,把我的鸡巴夹紧些,自己做!”颖姐不敢不从,我的鸡巴太大,其实于我而言,颖姐阴道再夹紧一点我的阴茎要被夹疼了,颖姐感觉到阴道已经扩张到了极限,根本无力夹紧。只能双手扶着床垫,上下适应着我的阴茎抽插。

  可是,她的动作太轻,速度太慢,完全无法满足我的性欲。由于颖姐的手和脚都扶着床垫,两颗饱满的乳房就直直地垂在我胸前,我两手握成了个爪势,用尽最大力气捏住那两个乳房往上抬,往下拉。可怜的颖姐受制于两颗乳房的速度,不停上下起伏,我阴茎抽插的速度明显加快了。

  颖姐开始有了反映,“欧……欧……欧……痛啊……痛……欧……欧……欧……慢一点……求求你……慢呀……插死我了……阴道要插破了……插破……了……奶子……我的奶子……要爆了……要爆了呀……插死我这个骚逼了……不要了呀……我不要了呀……”

  虽然颖姐已经语无伦次,可我还是不到火候,虽然插的速度快了,可颖姐吃疼,她起伏不大,没有那种抽插的力度和深度。

  我双手放开她的乳房,颖姐的乳房已经红的跟苹果一样了。我用手扶住颖姐的腰,使劲向上抬,然后重重的按下来。现在,我的龟头每次都在阴道内增加了行程,插的也更有力,次次见底。颖姐此时简直快虚脱了,头发散乱,满脸,浑身全是汗水,高潮如期而至,“哥哥……你好……厉害……好……猛……插的我小骚逼……好舒服……好舒服……好涨……我要……要……丢了……”

  颖姐的阴道突然强力收缩,我知道,她要高潮了,此时,颖姐阴道收缩也夹的我鸡巴无穷舒爽,看准时机在颖姐坐下来的瞬间挺腰向上发力,龟头上的马眼次次深深的触着子宫口,这种美妙的感觉,简直比操一个处女还爽。我已经无法控制自身意志了,阴茎膨胀到极致,突然,我按住颖姐的腰不让她在坐起。颖姐的小腹内开战了,“突……突……突……”一股又一股的精液轰射向颖姐的子宫,宫殿沦陷了!

  5分钟后,我扶着虚脱的颖姐的腰,奋力一抬,“波”的一声阴茎从阴道内拔出,阴道内,白浆滴滴答答足足有半水杯流了出来,滴在我的肚子上,床单上,颖姐的黑丝上。颖姐无力地躺倒在床边,淫液的气味充满了整个房间。

  身边的颖姐已经无力动弹。

  看下身,只穿两条黑丝的颖姐,黑丝已经全部被汗水、淫水、精液湿透,再无干处。红肿的阴道,阴户一张一合已经无法关闭,洞口鲜嫩的肉芽正在摇摆。屁眼松弛着也无力紧缩。

  再看上身,满脸的汗水、泪水,口水,胸部两个乳房肿起,乳腺犹如青筋,一根一根清晰可辨。

  我对眼前这一切很满意也很兴奋,我要继续摧残这个骚逼,该开发开发颖姐的新领土了。

  为了再度唤起我的阴茎,我跨坐在颖姐身前,伸手捏住一个乳房,将乳头对着龟头、蛋蛋去摩擦,甚至将乳头摩擦我的屁眼。用乳头如橡皮擦一般的摩擦触碰下体各个部位,令我兴奋异常,瞬间重整雄风。

  我来到颖姐身后,卷起两条黑丝双腿,对着颖姐的屁眼“噗,噗”吐了两口吐沫,巨根顶着屁眼缓缓而入。屁眼果然更紧实,插的鸡巴实在是生疼,不由我不慢一点。

  抬头看了下颖姐,颖姐眼泪又夺眶而出,牙齿咬着枕角忍耐疼痛,大气都不敢出。

  鸡巴从屁眼开始插到整根没入,我整整花了5分钟时间,汗流浃背。颖姐更是全收瘫软,任我践踏。

  我向颖姐低声说,“骚逼,我要开发了。”

  颖姐知道我的意思,我是要她尽量做放松身体,肛交难度较大。她略微转动了一下身体,保持一个稍微舒适的体味。

  我开始推动了,阴茎那紧致的压迫感,肠道滑腻舒适感,一切都是无与伦比的爽。速度,越来越快,力量,越来越重,龟头越来越酥麻。颖姐此时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了,不断的哭泣声再度刺激了我的淫欲,脑海中犹如一个电击,我感觉到又要射了。

  我两手死命的抓经颖姐的腿部,往自己的小腹奋力一拉,而腰部使劲全力汇聚于阴茎向前一顶。颖姐双眼一翻,差点昏死过去,西斯底里的一声惨叫“啊……”马眼再度打开,白浆冲刷进颖姐的肠道,汇聚在一起,交融在一起。

  当我拔出阴茎的时候,颖姐在也无法承受我野兽一般的折磨了,起身一步一步缓慢向卫生间挪动。望着她艰难的步伐,我无比的舒爽……

【完】